她松了口气。

  只是不知道,那些人里,有没有——

  眼看着她脸上露出恍惚的神情,祝烽立刻意识到她想到了什么,脸色顿时沉了下来。

  “你又在想什么?”

  “……”

  南烟猛的回过神,彷徨的抬头看了他一眼,急忙摇头:“没,没什么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祝烽咬了咬牙。

  有的时候,他真恨不得掐着她的脖子,逼问她那个小脑袋里到底在想什么,可又怕真的问出自己不想听到的名字。

  虽然也很明白她对自己的心意,不是别人可以轻易取代,她对其他人的心情,大多都是兄弟知己。

  可,就是让他不舒服。

  沉默半晌,才冷冷哼了一声。

  看着他这个样子,南烟明明什么都没做,却有一种自觉理亏的愧疚感。

  只能陪着小心:“那,皇上要再休息一会儿吗?”

  祝烽冷冷道:“睡不动了。”

  说着,放开她起身站起来。

  南烟也有眼色,急忙殷勤的起身去帮他穿衣梳洗,自己也很快打理干净。

  两个人坐在一起吃过早饭之后,祝烽的脸色才稍稍好看了一些。

  他一连喝了三碗粥,放下碗筷问道:“你今天做什么?”

  “妾还打算去厢房那边看看。”

  “又要去看那个初心?”

  “是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祝烽的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的神情,沉默了一会儿,才说道:“少去那边。”

  南烟笑道:“妾知道,皇上不想妾去厢房,那边是担心我遇到那个人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祝烽看了她一眼。

  南烟接着说道:“可那个初心双目俱盲,举目无亲来到这里,实在可怜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妾身为贵妃,就算没有皇后娘娘母仪天下的气度,也该有爱民如子的慈悲心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不在跟前也就算了,已经在眼前了,又如何能不闻不问呢?”

  “……”

  祝烽看了她一会儿。

  南烟以为他要说什么,正安静着,却见他又伸手在自己的脸上用力的拧了一把。

  “你就跟朕顶嘴吧。”

  南烟笑了笑。

  这时,她又想起什么来,毕竟昨天从西厢一回来,就被祝烽抓着拎到了床上,很多事都来不及跟他说。

  南烟说道:“昨天那个李来还跟妾说,他原打算要离开都尉府,不过妾把他留了下来。”

  “哦?为何要走?”

  “说是在这个地方住了那么久,吃穿用度都是官中的东西,他实在没脸再住下去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只希望能为皇上做点什么事才好。”

  祝烽微微挑了挑眉毛,沉吟半晌,慢慢说道:“这话可不是白说的。”

  “哦。”

  南烟疑惑的歪着脑袋看着他。

  祝烽说完便起身往书房那边走去,走到门口又停下来,回头吩咐道:“你去西厢房那边看看吧,但什么话都斟酌着说。”

  南烟立刻明白过来。

  笑道:“妾明白。”

  等到祝烽离开之后,她收拾了一下便也出门了,但没有立刻去西厢,而是先去看叶诤。

  但刚走到门口就停了下来。

  因为门口站着两个人,冉小玉和薛灵,面对面的,远远看去,好像在吵架。

  不过,两个人都很平静。

  薛灵的脸上甚至还带着一点笑容,只是那笑容有些勉强。

  她说道:“小玉姑娘,我只是进去看叶大人一眼也不行了吗?”

  冉小玉两只手把着门,像个门神一样。

  冷冷的,却也是不动声色的说道:“你每天来看的都是一样,不如别看。若他好了,想见你自然会见你。”

  “小玉姑娘,何必如此拒人千里。”

  薛灵微笑着说道:“我只是想帮你而已。”

  “帮我?”

  冉小玉也冷笑:“你觉得这里有什么事,是你做得来我做不来的吗?”

  薛灵被她怼的一愣。

  立刻又笑道:“当然没有,只是小玉姑娘你受了伤,到底不方便。”

  “受伤又怎么了,你这话的意思是我受了一点伤,就成没用的人了吗。”

  “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。”

  “你是什么意思我不知道,但我平日里照顾贵妃就是这样,受了伤又岂是我能逃避责任的借口?”

  “……”

  “还是说,”

  冉小玉拖长了声音,冷冷道:“你觉得一个躺着的叶诤比一个站着的贵妃还更麻烦?”

  “这——我岂敢!”

  别的话都好说,但牵扯到贵妃,薛灵又哪里还敢多话。

  南烟在一旁,看得睁大了眼睛。

  原来女人和女人之间斗起来,是这个样子的。

  不知道自己跟宫中其他的嫔妃来往过招的时候,是不是也是如此。

  两个人不动声色,却是刀光剑影。

  让她有些惊讶的是冉小玉。

  这丫头从来都是直来直去,动拳头比动脑子的时候多,现在都会唬人了。

  拿着“贵妃”两个字出去招摇撞骗,果然比直来直去吵架动手要方便得多。

  薛灵连话都不敢多说。

  倒是令人刮目相看。

  这时,原本对峙的两人听到脚步声,抬头一看,立刻叩拜行礼。

  “娘娘。”

  “拜见贵妃娘娘。”

  南烟笑眯眯的走过去:“你们俩在说什么呢?这么热闹。”

  两个人几乎同时说道:“没说什么。”

  倒是默契十足。

  南烟微笑着说道:“既然没说什么,那就别闲着了,各干各的事去吧。小玉,照顾叶大人的事是皇上亲口交代的,你可不能懈怠。”

  这话仿佛奉旨办事一般。

  冉小玉顿时名正言顺,更理直气壮了起来,瞥了薛灵一眼,然后对着南烟道:“奴婢遵旨。”

  南烟又笑眯眯的看向薛灵。

  “薛姑娘,你忙吗?”

  “不,不怎么忙。”

  这话原本也是白问,薛灵住在都尉府中,原本就是被他们救回来,又为了报答叶诤的救命之恩才留下的,能“忙”什么呢。

  于是,南烟笑着说道:“既然不忙,那就陪本宫过去看看那个初心吧。”

  “……”

  薛灵迟疑了一下。

  原本,贵妃在这里是绝对的主人,她让人往左,没人敢往右,但说起照顾初心,薛灵的脸上却闪过了一点不易察觉的阴翳。

  南烟对着冉小玉摆了摆手,她便转身回了叶诤的房间。

  薛灵见此情景,也无法拒绝。

  只能说道:“是。”

  于是,便跟着南烟往西厢走去。

  一路走着,南烟微笑着说道:“薛姑娘是不是不太喜欢初心啊?”

  s:

 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:.。手机版阅读网址:m.
为更好的阅读体验,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,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, 转码声明
3Q小说网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,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最新章节,盛世为凰:暴君的一等贤妃 棉花糖
可以使用回车、←→快捷键阅读
开启瀑布流阅读